应理性看待房地产市场
[来源: []   | 日期: 2019-02-18   | 浏览 500 次] 字体:[ ]

2019年春节期间,有人说,今年年轻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,对买房有点恐惧,担心房价会跌,担心高位接盘,还说很多人已经感觉到房地产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。这种现象非常值得关注。

告别狗年,迎接猪年。同样在这个春节,有人说,农历2019年,天干属土,地支是生肖的猪,因此,属于土猪年。猪年是楼市的福星。过去三个猪年显示,楼市逢必涨,土猪年买房说不定能让投资者过个大肥年,信不信由你。这种观点同样值得警惕,有鼓动炒房的嫌疑。

正确的态度是理性看待房地产市场。应该说,担心房价会跌的人的确不少,以前也是,但是一到年底你会发现,买房的人还是不少,甚至比上一年还多。有的原本看衰房地产的人也加入了买房大军。这就是现实。现实逼迫你必须理性看待房地产市场。

为什么会出现前面这种情况,大家都好像着了魔式地买房?还得从中国国情说起。而提起与房地产有关的国情,很多人觉得是土地制度,往大了说是房地产制度,譬如土地财政导致的地价越拍越高,这都不是根本上的问题,根本的原因是户籍制度奖励你多买房,并且很多人买房都赚了,这种赚钱效应进一步扩大了需求。

现在我国居民家庭为什么住房自有率高?有人说是中国人有喜欢置业的传统,简言之,就是爱买房,其实这种分析也是所谓的专家糊弄人的。在传统户籍制度下,出生地往往意味着发展不平衡,城乡差距、地区差距较大,以农民为代表的人口大规模迁徙就在所难免。与户籍挂钩的教育、就业、医疗、养老等福利不一致,也在迫使城里人从小城市流向大城市,从教育质量差的地区流入教育质量好的地区。

城市居民比较好理解,你在这个城市里长期生活工作,你不买房那是不务正业,连媳妇都不好找。国外没有户籍限制,在哪个地方工作生活都可以,你不买房只租房没有人说三道四,也不影响娶媳妇。所以国外租房的人比较多,譬如美国,有的人一生喜欢搬十几二十次家,喜欢开着房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,在哪里生活社会保障基本都差不多,买房反倒成了一种负担。中国不一样,很多人在一个城市买了一套房,发现这里教育不太好,环境也不太好,想方设法得换一套又大又好的房子,最好是学区 房。

农民就更好理解了,打工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,在老家有房子不说,现在很多农村的房子和土地都已经荒废了,在工作地买房很普遍,但是一线城市由于有户籍限制,即便买了房也很难立足,所以有的人为了解决孩子教育的问题,在一线城市周边买房。如果没有户籍制度的问题,是不用到工作地周边城市买房的,但因为户籍制度使得这种需求变成了刚需。很多农民除了在工作地买房,还在老家县城买房,为将来留一条退路,在老家地级市乃至省会城市买房也多起来,只要户籍制度不取消,以后还会是这种趋势,还会创造很多买房需求。

农村年轻人假如在城里没房子,已经很难找到对象。对于很多农民而言,虽然老家田地荒芜,农村也回不去了,但老家毕竟是一个熟悉的社会,归属感更强,所以除了在工作地买房外回老家县城或地级市置业的也比较多,这属于典型的两手准备,将来如果回去,也不耽误孩子上学,而且这些城市有的学校并不比大城市差。老家本身是直辖市或二线城市的,有的就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。这种需求还没完全得到满足,将推动房地产市场进一步发展。

现行的户籍制度短期对农民来说是一种门槛,短期可能累点儿,但从长远来看是一种鼓励性的政策红利,让广大农民多买房多受益,当然这种政策红利还让其他很多人受益,包括房地产业,对税收的贡献也很大。

事实上,有关部门也注意到了户籍制度问题,开始推出新的政策,有的城市租房也可以上学或落户了,但是有点晚了。而且今后的问题是,如果取消户籍制度,很多县城或地级市的房地产市场可能受到重创。

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户籍制度可以说是房地产市场的重要支撑,取消很难,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还必须坚持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居民家庭平均两三套房仍然是刚需,现在平均还不到1.5套,后面的需求还很大。为此,我们还须严格控制炒房以促进市场健康发展。

来源 :中国经济时报

责任编辑:

热门文章